啾九_持续升天

沉迷学习 无法自拔 作业日常堆鸡如山。
小英雄!胜出大旗不倒!
我爱乙女向!有自设!
轰x我(bushi我喜欢鸳鸯锅!

凹凸世界全员吹主瑞吹!
—瑞嘉瑞 安雷安 凯柠
雷祖,鬼莱!我爱祖玛1551
雷点不多,杂食。

网王乙女向,
全员吹警告!
海带真可爱。。咳咳咳

我们这里下雪啦!
南方人超激动!

山茶,颜料沾到了,老师给加了片叶子。

是爆奶嘉嘉!是瑞嘉但没有瑞_(:ᗤ」ㄥ)_

简介置顶

这里啾九
是一个十分low的学生党
辣鸡画手辣鸡文手于一身
更新随缘
目前主要有几个网王和小英雄的乙女文

凹凸全员吹主瑞吹
我爱他!
杂食。主要吃安雷安,瑞嘉瑞。
      有一点点all瑞向
      吃瑞金友情向和雷卡亲情向。
      感情向看内容。
雷点不明显。

网王吃乙女向
是全员吹,主立海大全员吹
海带和越前两大团宠真可爱啊

小英雄吃胜出和轰爆。
我爱鸳鸯锅谢谢谢谢谢谢谢
咔酱真可爱啊
又是个全员吹!

魔道忘羡一生推!
……

原田奈绘有话对迹部同学讲

迹部景吾x原田奈绘
是双箭头)
第一人称原田视角
短小注意(女主果然是个内心戏很足的人)
OOC属于我,大爷属于大家。

——

“迹部景吾同学,我注意你很久了!”

  我,原田奈绘,喜欢迹部景吾很久了。

  他迹部景吾作为冰帝的核心人物,作为全学园的骄傲。手捧爱心便当,眼中写着“老娘一定要拿下这个崽” 的女生多了去,但并没有成功的,那些女孩子个个红透了脸,娇羞得很,只要一句“啊嗯?”就可以被打发掉,但作为冰帝学园三年级第一攻气第一霸总第一邪魅第一不知道啥总之很厉害!的人!我完全不死心!并抱着“老娘拿定这个崽了”的心情去用迹部同学来了一番感人肺腑的友好交谈。

  我,原田奈绘,喜欢迹部景吾很久了,直到我觉得要被一句“啊嗯”打发的时候。

  我喜欢迹部很久是事实,他说话喜欢王之蔑视+“啊嗯”开头,这是他的习惯。每天早上我都会在镜前勾起一个三分温柔五分邪魅两分不屑的笑容并说一局“啊嗯?”,这是一天好心情的开始。

  又是新一天的午自修,看到那些可爱的妹子们抱着便当堵教室的场景我的心情又好了几分,但也是,一年级的学妹和二年级的学弟多可爱啊!咋就眼神不好看上了大爷呢?都别围他了好么?围我啊!我愿意!我也会数学题!为了让可爱的学弟学妹们恢复视力,我只好牺牲自己,与迹部大爷开始了一场单纯的谈话,结果我才说了一句,对方就来了句“啊嗯?”
 
  我,原田奈绘,喜欢迹部景吾很久了,我差点以为要失恋了,直到他华丽的话说完之后。

  我对迹部大爷有点看不透了,这个玩意儿实在太过分了,我难得有一天不和忍足侑士互怼,不和慈郎一起打盹,不和向日岳人手挽手去接水,用我极其宝贵的个人休息时间来找他谈心,这个人却盯了我半天就蹦出来了句“啊嗯?”我都想“啊嗯”了好不啦!?然后他就张开了他尊贵的嘴巴,缓缓吐出几个字,“不华丽的蠢女人,你今天没吃药吗。”我[哔——]

  我,原田奈绘,喜欢迹部景吾很久了,然后这个人不仅不感动还觉得我脑子有病,然后同意了我的求婚。

  我[哔——]

  我觉得迹部景吾脑子有病,不,他就没有头,他可能要和网球过一辈子了,我递了个关爱智障的眼神给他,他并不为所动,就在我转身欲走的那一刻!他伸出手拉住了我,并说:dear!我也……

  没有!梦该醒了!

  我瞥了他一眼,他伸出手把我按倒在了学生会会长室的沙发上,“啊嗯,不用铺垫了,喜欢就直接说,这样虽然一点都不华丽,但本大爷很喜欢。”然后我的初吻喂了狗,不是,然后我们在一起了。

  后来提起这件事,迹部问我为什么闭眼,害羞吗?我说,并不是,只是因为你突然伸手,我以为你要给我一个大嘴巴子。迹部说他之前并没有这个想法,可现在就不一定了。

  我,原田奈绘,喜欢迹部景吾很久了,我以为我们没可能,直到我发现他也同样的喜欢着我。

——The End——


[瑞金]一个渣渣的花吐梗

〖瑞金〗花吐
嘉嘉的客串
凯佬的助攻
ooc ooc ooc ooc ooc
幼儿园文笔 渣
短短短短短
不会排版不会排版不会排版

正文
——笨蛋
——别跟着我

“咳……”
格瑞用手扶上额头,让自己不去看身边的金色花瓣,金色啊……和他一个样,那个笨蛋……
格瑞站起身来,扶着烈斩稳了稳身形。走了没几步,迎面就撞上了个大麻烦——嘉德罗斯。
“来打一架吧,格瑞!”
来了。
“不要。”
啧,偏偏是现在这种状态,麻烦。
格瑞只希望嘉德罗斯能识趣一些,让他离开。
“来打架吧!”显然对方并没有这个想法,毫不犹豫的抡起大罗神通棍朝他挥来,利落的动作带起一阵沙尘。
“啧。”格瑞抬手用烈斩挡开这一击。
“不可理喻。”
正要抬手反击,喉中突然涌上的异物让他硬生生收回这一下,变成用烈斩支撑着身体半跪在地上。
“咳咳咳……”喉中的不适越发强烈,最终在从口中吐出一朵花后消失。
迎面的一阵风唤回了格瑞的神智,抬头看去,是嘉德罗斯的大罗神通棍,停在理他脸庞不远的位置。
“哼,居然得了花吐症吗,真是让我失望啊,格瑞。”嘉德罗斯收起棍子。“雷德祖玛,我们走。”两个跟班应了一声,一左一右跟在他后面,直到视野中已经看不见三人的身影,格瑞才缓缓摊开手掌,那里面稳稳的躺着一朵金黄的小花,他收手将花捏了个粉碎。拍了拍身上因为战斗留下的灰尘,走向了大厅。
“格瑞!”
刚进入系统大厅,就听见了他那个发小在喊他,接着就是一个熟悉的身影朝他飞扑过来,他一如既往地伸出手拦住。
“我可没你这么蠢的朋友。”
金也习惯了他这样,停下身子,张嘴又开始问,“格瑞你刚刚干嘛去了(•́ω•̀๑)”顺便卖个萌,这样格瑞就会和他说话啦。
“我……”格瑞摇了摇头正想回答,喉间的不适感再次出现“咳……”
“格瑞你怎么咳嗽了?生病了吗?”金探过脑袋看着格瑞,关心道。
“没事,我先走了。”他用手藏起那一朵小花,握在手心。转身走出大厅,经过凯莉身边时听到,“花吐症,解除方法,所爱之人的……”
格瑞并没有听她说完,也没有看她,他怎么会不知道呢,但他不可能那样做,不行。
“嘿,金。”凯莉坐着星月刃到金的身边。
“凯莉……格瑞他好像有点怪怪的……”金依然望着格瑞离开的方向出神,不是很明白发小突然的冷漠。
“他怎么了吗?”凯莉挑眉问道。
“格瑞他刚刚咳嗽了,他身体一直很好,从来不生病的。”金想了想,回答道。
“呵呵~”星月魔女嘴角扬起一抹得逞的笑容,“金啊,格瑞他真的生病了哦~”
“啊?”金发少年带着疑惑发出一个音节。“那格瑞为什么不和我说啊,我们是好朋友啊。”
“这种病呢,叫花吐症,也不没有破解之法,这要看你,金。”凯莉看着金蓝色的眸子。
“那……那要怎么样呢?只要可以就格瑞,我做什么都行!”少年蓝色的眸子里写满了坚定。
“金,我问你,你喜欢格瑞吗?”凯莉收起了笑容。
“当然,我和格瑞可是一辈子的好朋友啊!”金笑着。
“不,不是好朋友,而是,恋人,伴侣,对挚爱的喜欢。”凯莉低下头,刘海挡住了了她大半的脸,看不清神情。
“挚……爱?”少年没有了刚才的笑容,眼中只剩了迷茫。
星月魔女从星月刃上下来,看着对面少年的蓝色眼睛。
“花吐症的破解之法,只需要你的……”

“咳咳咳……”
伴随着胸腔的疼痛,口中吐出的金色小花带着些血色,格瑞将它丢到一旁,靠在了岩壁上,胸口的疼痛让他难以起身,身旁对面了染血的花朵,意识渐渐变得模糊,
要,结束了吗?无所谓了吧……
“格瑞!”
清脆的声音进入了格瑞的耳腔。
是金吗?
格瑞认为是错觉,直到自己的唇上附上了一个软软的东西。
“格瑞,我喜欢你!”
两人一起吐出一朵金黄的小雏菊,视野逐渐变得清晰,眼中是金已经红透了的脸。
“笨蛋。”
格瑞伸手把金搂进怀里。
“我也是”

“花吐症的破解之法——与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

金色雏菊——深藏在心底的爱。

END.
——————————————————